<dfn id="hvzti"><del id="hvzti"></del></dfn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hvzti"><font id="hvzti"></font></address>
          1. 要·點·速·讀

            1.雖頻發造假事件,日本制造形象受損,但整體來看,日本制造仍然充滿競爭力。

            2.“工匠精神”也有正反面,中國制造業創業不應該盲目喊口號,技術、產品、市場都需要保持創新超越。


            名企造假上演連續劇,“日本制造”形象崩壞

            • 去年,德國大眾汽車尾氣排放作弊事件鬧得沸沸揚揚,國際知名企業造假可謂讓公眾大跌眼鏡。沒想到,這一造假丑聞尚未落幕,火苗就蔓延到了日本車企。今年4月,日本三菱汽車被曝油耗數據造假,企業公開承認為了美化排放數字,確有操縱油耗測試結果的行為,沒多久,日產、鈴木也因為同樣的問題栽了。不光是車企淪陷,其他老牌企業日子也不好過,去年,由于被查出1518億日元(約合12億美元)的虛報利潤,東芝深陷財務造假丑聞,當時的總裁田中久雄稱,這是140年來企業品牌遭受到的最大損毀。

            • 要知道, “日本制造”以前在消費者的心里可是“高品質”“良心產品”的代名詞,而今名企故意造假行為惡劣,還頻繁被曝光,曾經的光環已然消失,不少人為此嘆惋。

            • 不過,“名企造假”有時候可能是“被逼的”,百年老店也有經營壓力,當行業競爭不斷加劇,公司面臨的壓力越來越大,公司決策就可能會誤入歧途。而且,公司的職業經理人,在強壓下會更關注企業業績而非信譽。事實也確實如此,比如東芝的財務造假事件中,企業的具體部門承擔著嚴苛的業績考核目標。

            • 但整體來看,歸功于“隱形冠軍”企業的存在,日本制造業仍然充滿競爭力

            • 根據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(UNIDO)發布的各國工業競爭力報告來看,新世紀以來,日本在全球制造業領域始終位于前列。

            • 雖然不少人唱衰日本制造,但實際上歸功于“隱形冠軍”企業的存在,日本的制造業仍然充滿競爭力。所謂“隱形冠軍”企業,是指社會知名度低,但在市場份額或市場地位上處于優勢的企業。比如那些生產零配件、材料或設備的“高精尖”企業就是這樣的,數據顯示,“隱形冠軍” 企業平均銷售利潤達到了8.9%, 而日本 TOP100企業的平均利潤率也只有3.6%。

            • 尤其是在處于全球產業鏈上游的材料、零部件、裝備制造等核心技術、高附加價值產品制造方面,日本仍處于世界領先水平。舉個例子,今年日本熊本縣發生地震后,出現這樣的新聞:《熊本地震 震壞的還有拍照相關的整個行業?》,原來,索尼是全球圖像傳感器的核心供貨商,市場上大多數的智能手機拍照功能的實現離不開索尼的技術,而地震使得索尼位于熊本地區的主力工廠停工,業內人士不得不擔心整個與拍照有關的行業供貨可能遭受嚴重影響。此外,譬如我國造圓珠筆的原料鋼材需要從日本進口;國人在日本大舉搶購馬桶蓋、吹風機、陶瓷刀等,都體現了“日本制造”獨一無二的競爭優勢。

            • 日本制造業的境況說明了工匠精神也有正反面,用得好打造出“隱形冠軍企業”,用得不好就落入“創新者的窘境”

            • 雖然制造業競爭優勢尚存,但日本學者也注意到本國制造業發展遭遇的瓶頸,湯之上隆在《失去的制造業:日本制造業的敗北》一書中,以IT制造業的式微為例,總結失敗的教訓,其中有這么一條——“過于追求性能與指標的極致”“過于強調工匠精神”使得產品“質量過?!?,反而喪失市場競爭力。以DRAM存儲芯片技術的發展為例,20世紀80年代中期,日本該產品的市場占有率全球第一,當時,日本半導體技術人員追求芯片的極限性能,提出大型電腦芯片使用25年的質量標準,質量高就意味著成本高,然而后來個人電腦的普及完全用不到如此高質量高成本的芯片,以至于在該領域上,日本企業被生產廉價用芯片的韓國和美國企業所超越。

            • 對此,美國商學院教授克萊頓·克里斯坦森有一套分析,在暢銷書《創新者的窘境》里,他一針見血地指出,曾經成績傲人公司只會尋求產品的“精益求精”,但發展來的新技術不過是“延續性技術”,真正能帶來新變革的“破壞性技術”卻被忽視,這些老牌公司將發展機會拱手讓人。日本曾經引以為傲的數碼產業的節節敗退,正是陷入了“創新者的窘境”。

            • 當然,精益求精的“工匠精神”并非不重要,日本現在的“隱形冠軍”,或者轉型提供零部件、材料的老牌企業,靠的全是體現“工匠精神”的產品。而過去中國制造低質、低價、低端飽受詬病,粗制濫造的山寨產品層出不窮,自然需要“工匠精神”打磨出高質量的產品。

            • 對此,美國商學院教授克萊頓·克里斯坦森有一套分析,在暢銷書《創新者的窘境》里,他一針見血地指出,曾經成績傲人公司只會尋求產品的“精益求精”,但發展來的新技術不過是“延續性技術”,真正能帶來新變革的“破壞性技術”卻被忽視,這些老牌公司將發展機會拱手讓人。日本曾經引以為傲的數碼產業的節節敗退,正是陷入了“創新者的窘境”。

            • 當然,精益求精的“工匠精神”并非不重要,日本現在的“隱形冠軍”,或者轉型提供零部件、材料的老牌企業,靠的全是體現“工匠精神”的產品。而過去中國制造低質、低價、低端飽受詬病,粗制濫造的山寨產品層出不窮,自然需要“工匠精神”打磨出高質量的產品。

            • 對日本制造業出現的問題不必過度反應,倒是應該吸取經驗教訓,提供中國制造的創新水平。

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該文章轉載于騰訊網,作者李敏

            2016-07-29

            “洪水無情人有情”宣豐在行動
            中國黃酒行業2017年第一季度數據出爐,形勢大好

            上一篇:

            下一篇:

            頻出造假丑聞,“日本制造”走下神壇?

            快3计划